专业北京翻译公司,热线010-65677906

请在文本框里输入你要查找的内容:
关键词:
 
翻译语种服务

从港澳关系看葡语世界的影响

 

从港澳关系看葡语世界的影响
 
 
作者:刘蜀永
 
文章来源:“澳门──葡语世界2003学术研讨会”,澳门,200392223
  
  本文试图从早期港澳关系的一些史实,探讨葡语世界对外部世界的影响,探讨澳门在葡语世界对外交流中的作用。
    
  葡萄牙人对香港的认识早于英国人。16世纪葡萄牙的航海图上,曾将香港的鲤鱼门书作“盐江口”,可见葡萄牙商船航经鲤鱼门,往来于港澳之间为时已久。
  
  19世纪40年代香港开埠初期,因地理条件的便利,便有许多葡萄牙人由澳门赴香港定居经营。亚马达切斯特洛在《香港葡侨》一文中,引用白乐贾的话说:“居于香港之葡人,生活极为艰苦,日间工毕,无娱乐去处,夜里又因城内歹徒横行,不敢外出。他们皆为安分守己,努力工作的人,晚上唯与亲朋团聚在家,共叙天伦,以消磨时间。对外界事,除非必要,则无理睬。此等初期香港的澳门葡人,对开发香港成为要港,居功至大。”
  
  香港开埠后的二十年间,至少有800名葡人在香港定居。至1860年,香港政府聘用的葡人将近40人,被普通英国人和外国洋行雇为职员的则有150多人。那些在洋行工作的葡人往往充当译员。因为当时华人不会说英语。当时确实流行称为洋泾浜英语(Pidgin-English)的混合语言,但是,重要的翻译工作,还是需要译员来做。
  
  来自澳门的早期香港葡人格兰披里曾任香港警官。他见香港警力不足,对日益繁重的警务,难以应付,便向澳门警方求援,使香港治安稍趋安定,犯罪率得以下降。香港域多利监狱瘟疫盛行时,葡医佬楞佐贝莱博士负责治疗,贡献很大。
  
  从经济方面看,香港开埠之初,便有一些澳门葡人在港经商取得成功。例如,来自澳门的雷米迪斯(J.J. dos Remedios)冒险从事航运服务业,临终时,他的财富已积累至100万元。这在当时是很大一笔财产。另一名葡萄牙航海家罗萨瑞欧(Marcos do Rosario)是斯蒂芬森洋行(Stephenson & Co.)的合伙人,经营与澳洲港口有关的业务,并获得成功。?
  
  早年澳门葡人在香港开设的规模较大的商行,还有罗桑的域多利药房、白乐贾的医务堂药房、苏桑的皇后道药房,以及哥斯达和德山合办的香港汽水公司。规模较小的,则有多士赖美弟斯、马哥士多罗三略、以都亚多贝莱拉、罗拔杜德西华等开办的商行。
  
  20世纪前期,澳门葡商在香港开设的一些商行生意非常兴隆,对沟通葡语世界与外界的经济往来作用很大。例如,1914年前,葡商布爹路兄弟(B.J.Botelho, J. Heitor Botelho 及P.V.Botelho)在香港创办绍和洋行,又先后在上海、青岛、济南、厦门、福州、梧州及旧金山、纽约开设分号。该行进口菲、葡、美所产雪茄、纸烟、软木塞、软木制品、打包箍、沙丁鱼、蜜饯等;出口桐油、茶叶、爆竹及其它中国物产,销往世界各地;兼营航运及佣金代理业务。沪行设有仓栈多处。又如,1914年前,原三利洋行职员梳沙(E.V.M.R.de Sousa)在香港德辅道中开设葡商贸易行梳沙洋行(.De Sousa & Co.),并在上海设立分号。该洋行进口面粉、皮件、染料、搪瓷器皿、食品、玻璃器皿、棉花、亚麻布、呢绒、电器、发动机等;出口大米、茶叶、生姜、锡器、皮件、生皮、头发、精油及其它中国物产。再如,1925年前在香港德辅道中开设的葡商贸易行经济贸易公司(Economical Trading Co.)在九龙设有营业所,代理几家欧美厂商公司。澳门新马路澳门经济贸易公司、经济自由车公司和澳门西洋输运汽车公司均为其产业。
  
  澳门葡人对香港印刷业贡献很大。例如,1844年,澳门葡人罗郎也(Delfino Noronha,又译为德芬诺)便在香港开设了著名的罗郎也印字馆。有人认为此为香港有印务所之始,罗郎也是澳门葡人在香港开拓商业的第一位。罗郎也印字馆承印《香港政府宪报》(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)及其它零担业务。1867年改组为父子公司,更西名为“Noronha & Sons”,包揽英国驻华使领馆印务,兼营一般书籍文具商业务。1878年,该馆兼并上海望益纸馆(Carvalho & Co.),成立上海分号。该馆1940年代尚见于记载。1867年前,葡商卢斯(J.A. da Luz)在香港嘉咸街开设了今孖素印字馆,承办商业印刷业务。1884年,葡商机地士(Florindo Duarte Guedes)在香港云咸街开设机地士印字馆,经营印刷和出版业务,曾出版发行葡文报刊《中国回声》(O Echo da China)和《远东》(O Extremo Oriente),1920年代尚见于记载。早年澳门葡人曾与香港华人合作在香港大屿山开采银矿和铝矿。白乐贾写道:“当时,有数名葡萄牙人,曾与中国人合作,在两处大屿山地方,开采银矿与铝矿。这两处一个是在现在的银矿湾,另一个是利马坑。今在此地的老一辈的居民,还能记得实有其事。”
  
  澳门葡人对香港的园艺事业贡献也很大,他们将一些珍稀的树木和花卉引进到香港。前面提及的印刷业实业家罗郎也是一位热心的业余园艺家。在朋友的协助下,他先后将澳大利亚著名的冷杉和松树、新加坡的椰子树引进到香港。1876年,罗郎也和另一位葡商在九龙油麻地购买了两块土地和5英亩农田。罗郎也和业余植物学家索瑞斯(Mathias Soares)经常乘船从香港岛到油麻地从事园艺工作,并在大陆的欧人园地中首次生产出菠萝。菠萝种植后来成为新界重要的产业。当时在油麻地罗郎也的园地顺利生长并取得丰收的果树有香蕉、番樱桃、桃树、无花果和普通的番石榴等。澳门葡人在香港热衷于花卉种植。19世纪末,每年为香港花卉展提供大量各种花卉的是九龙一所经营良好、面积最大的花园。这所花园是葡人所有的。业余植物学家索瑞斯在西营盘有一个小花园,进行鲜花栽培试验。他将姜黄色百合花的球茎引进到香港,使这种鲜花在夏季普遍出现在居民的桌子上,或其它装饰物上。后来担任过葡萄牙驻香港总领事的罗马诺(A.G.Romano)在薄扶林经营了一个花圃。他最大的爱好是栽培稀有花卉,收集蕨类植物和兰花。?
  
  在语言方面,澳门葡人对英语,特别是涉及到东方事物的英语词汇,产生过一定的影响。早年葡人在澳门、广州,最终是在香港与英国人的交往,导致他们将许多纯粹的葡语词汇,以及葡人从其它民族借用的词汇引进到英语中。澳门葡人的土语对早期中英贸易时代产生的洋泾英语也有过重要影响。这可从早年的文件和书信中看出。澳门葡人引进到英语中的词语主要是有关商业的,涉及财政、货币、度量衡,例如picul(担)、catty(斤)、cash(现金)等,这些都不是来自中文。英语中还有一些与商业和生产有关的词语是来源于葡人,例如Bamboo(竹)、banana(香蕉)、bhang (印度大麻)、mango(芒果)、tapioca(木薯淀粉)、papaya(薯木瓜)、plantain(车前草)、betel-nut(槟榔子)、jack-fruit(木菠萝)、saffron(藏红花)、camphor(樟脑)、sandalwood(檀香)、 beche-de-mer(海参)、cocoa(可可)、agar-agar(石花菜)、arrack(烧酒)、ginseng(人参)等。
  
  通常在英语中使用而纯粹是来自葡语的词汇有praia(普腊亚,佛得角群岛首府)verandah(走廊)、mandarin(中国官员、官话)、compradore(买办)linguist(语言学家)、galleon(西班牙大帆船)、caravel(西班牙和葡萄牙轻快多桅小帆船)、stevedore(码头工人)、factory(工厂)、factor(因素)等。还有一些后来在英语中运用的词汇,如 bazaar(东方国家集市)、bungalow(平房)、pagoda(塔)、compound(院子)、amah(保姆)、boy(男孩、男仆)、coolie(苦力)、lascar(印度水手)、peon(听差、奴仆)、sepoy(英军中的印度兵)、molosses(糖浆)、lorcha(中国、泰国等地欧式船身的三桅帆船)、massage(按摩)、tank(大容器)、chintz(擦光印花布)、curry(咖喱)、copra(干椰肉)、jute(黄麻)等,是最早由葡人在印度和东南亚其它地区使用,然后传入澳门,再传入其它地方。涉及家用物品的普通名词,包括porcelain(瓷器)、parasol(女用阳伞)、palanguin(东方国家四人或六人抬的轿子)、cuspidor(痰盂)、kimono(和服)、calico(白布)、taffeta(塔夫绸)、shawl(披巾、围巾)、cambric(细薄布、麻纱)、cashmere(开士米)等,英语是受惠于葡语。
  
  英语中某些动物和昆虫的名称是受到葡人的影响,如mongoose(?)、alligator(短吻鳄)、albatross(信天翁)、buffalo(水牛)、cobra(眼镜蛇)、mosguito(蚊子)等。?
  
  早期港澳关系的上述史实说明,葡语世界曾经对香港的发展产生过某些影响,澳门是葡语世界在亚洲对外交流的一个中心,它促进了葡语世界与外部世界的经济交流和语言文化交流。如果澳门今后能够保持这一历史传统,继续推动葡语世界与外部世界的经济文化交流,澳门对世界和平和人类发展将能做出更多的贡献。
  
  注释:
 
  郭永亮:《澳门香港之早期关系》,1990年台湾出版,第120页。
  J.M.白乐贾:《香港与澳门》(J.M.Braga,Hong Kong and Macao.),香港格拉费科出版社1960年出版,第65-66页。
  郭永亮:《澳门香港之早期关系》,第121-122页。
  J.M.白乐贾:《香港与澳门》,第65页。
  郭永亮:《澳门香港之早期关系》,第121页。
  黄光域:《外国在华工商企业辞典》,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出版,第467、468、617页。
  黄光域:《外国在华工商企业辞典》,第144、240-241、778-779页。
  郭永亮:《澳门香港之早期关系》,第119页。
  J.P.白乐贾:《香港的葡萄牙先驱者──在九龙的园艺试验》(J.P.Braga,Portuguese Pioneers of Hong Kong-Horticultural Experiments at Kowloon.),《澳门评论》1930年出版,第10-15页。
  J.M.白乐贾:《香港与澳门》,第66、67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