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业北京翻译公司,热线010-65677906

请在文本框里输入你要查找的内容:
关键词:
 
翻译语种服务

翻译趣事

 

今春全国两会期间,一位新闻发言人的一段话“大家都支持,有老虎的话,把他拉出来,大家都很任性。在这一点上,没有分歧”被即席英译如是:I should say, the Party, the government, and the general public actually adopt the same attitude when it comes to anti-corruption. So we can be said to be capricious in fighting against corruption and we are entitled to be so。译员话音一落,立马迎来一片喝彩。
  尤其点赞的是“任性”一词译得出众。孰料,顷刻间,便有人站出来挑剌,称capricious意为“性情或行为的突然或突兀变化”,颇含贬义。且指出,应将“任性”释译为to be determined或persistent或do our best(to fight against corruption)才合情合理。小小一例,即可知口译这碗饭不是那么好吃的。
 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初,陈纳德将军率美国飞虎队来华抗日。欢迎会上,几名西南联大外文系的高年级男生担任助译。会议主席在讲话中说及了孙中山的“三民主义”,那位名正言顺的译员居然不明就里,竟至搔头摸耳,不知所措。
  无奈之下,对英文略知一二的主席只好越俎代庖,自行译成nationality, people' sovereignty, people' livelihood。陈将军虽然打起精神竖起耳朵听,结果还是一头雾水。情急之下,助译中的许渊沖勐的一声大喝:of the people, by the people, for the people。直到此时,陈将军方才如梦初醒,露出了会意的微笑。
  区区一闻,分明显示:当口译的,仅仅一脑袋的英文词语远远不够,还必须熟读几部英文典籍才是。倘若当年许渊沖没有将亚伯拉罕.林肯的《葛底斯堡演说》(Gellysburg Address)背得滚瓜烂熟,焉能产生如此令人拍案叫好的翻译效果?
  也是上个世纪,时在一九七一年,美国总统尼克松应毛泽东主席之邀,破天荒地来到了中国。据说外交部当时提出,双方会谈时,无论是英译中,还是中译英,通通由咱们中国人充任,美国译员坐在旁边听听就可以了。
  客随主便,美国人只能就范,do as Rome does。有一天谈判,尼克松讲了一句话,意思是:“我认为我们美国和中国在国际事务当中的利益上是parallel。”中方一位译员不假思索地译为:“我认为我们两国之间的利益是平行的。”美国译员弗里曼一听,坐不住了,突然对
  周恩来总理说道:“总理先生,我能不能作点评论?
”周总理笑容可掬地说:“好啊。”弗里曼说:“我认为刚才那位译员译得不确切。”周总理懂英文,连忙问:“怎么不确切?”弗里曼说:“他把我们总统的话译成‘我们两国的利益是平行的’。谁都知道,‘平行’二字,中文意思就是永不相遇,如同双槓,两条槓子永远碰不到一起。而我们总统要表达的是:虽然目标不同,方向不同,但终究是有共同点的,所以‘平行’一词译法不当。
  ”周总理饶有兴致地问,“你打算如何译?”弗里曼说:“要是我译,就译为“我们两国的利益应当是殊途同归的。换言之,即出发点不同,但最后完全可以汇合在一起。”周总理颇有感触地说:“将parallel译为殊途同归,既信且雅。
  小伙子,真不容易啊!”相传事后,外交部的译员深怀愧疚,原本以为自己的翻译会技高一筹,殊不料在这个字眼上,居然硬生生地输给了对方。单单一事,足以表明:从事口译工作,译语要学好,母语更要学好,千万不能数典忘祖啊!

  回过头来,再说说含“任性”二字那句话的译法。倘若译员能够任性地将其意译为“举国上下,共同反腐,毫无异议。一旦发现贪官,哪怕他是一只穷兇极恶的老虎,咱们也能放开手脚,像景阳冈上的武松一般,将牠打翻在地,再踏上一只脚,叫牠永世不得翻身”的英文,可以想像,操英语的记者们,一定会毫不吝啬地报以长久长久的掌声。此时此刻,新闻发言人无疑会露出满意的笑容,不论他懂得英语与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