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业北京翻译公司,热线010-65677906

请在文本框里输入你要查找的内容:
关键词:
 
翻译语种服务

董桥谈翻译

董桥谈翻译
 
下等译匠是“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”

——董桥谈翻译



内容摘要:香港散文家董桥对翻译有着独特的见解,他以简洁、精致的翻译为自己的译论提供了可靠的证明,对于翻译界的工作者们有着重要的实践指导作用。

关键词:董桥;翻译;简洁;精致

     一提起董桥,首先想到他是《明报月刊》和《明报》的主编,他的散文真是一流。柳苏先生形容董桥的文字是香港的名产,《你一定要看董桥》一文更是勾起了无数读者对董文的向往。我因缘巧合借到董桥的《文字是肉做的》一书,一看便爱不释手,又一口气借来图书馆里所有关于董桥的书《董桥文录》和《你一定要看董桥》,掩卷沉思,觉得董桥最打动我之处倒不是他的散文,而是他精心雕琢的文字和他的翻译。他在翻译方面虽然没有提出系统的翻译理论,但他对于翻译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,在翻译界闪烁着微亮的光芒,虽不足以照亮整个大地,也可以为夜晚迷途的人们指名方向。他以精致的译文为自己的译论提供了可靠的证明,也称得上是一个翻译大家。
      看看他是怎样定义译者的水平吧:下等译匠是“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”,给原文压得扁扁的,只好忍气吞声;高等译手是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,跟原文平起平坐,谈情说爱,毫无顾忌。译匠中英文太过寒伧,一旦登入文字堂奥,手脚都不听使唤,说话更结结巴巴了;译手中英文富可敌国,进出衣香鬓影之间应对得体,十足外交官风度。1
他提倡翻译的简洁,尤其反感使用累赘的关联词,并举了个翻译中很常见的例子:英文中有“as”, 中文译本中则“作为”满天飞。“To abolish as soon as possible Hong Kong’s status as a port of first asylum. ”大可不必译为“尽快取消香港作为第一收容港的地位。”像样的说法是:“尽快取消香港的第一收容港地位。” 2
     再看他是如何挥洒自如地进行中英文转换的吧:林肯先生在竞选总统时有一段非常经典的演讲辞:“I am not bound to win, but I am bound to be true. I am not bound to succeed but I am bound to live up to what light I have. I must stand with anybody that stands right, stand with him while he is right and part with him when he goes wrong.”此话的官方译文平实而无文采:“我不一定会胜利,但定会真诚行事。我不易定成功,但会保持一贯的信念。我会与任何正直持平的人并肩而立。他对的时候,我会给予支持;他错的时候,我肯定会离他而去。”董桥将之译为:“我未必稳操胜算,却始终以诚处世。我未必马到功成,却不忘心中真理。我当与天下正直之士并肩而立,知其是而拥护之,知其非而离弃之。”3此处董桥使用文言文翻译显得简洁大气。
      董桥认为提倡白话文固然是一件好事,但放弃文言文这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积淀是非常不明智的。在《孔夫子视富贵如浮云?》一文中,他提出:“翻译也要自私,先考虑中国人听了会有共鸣的中国话。”4他在《翻译与“继承外国文化遗产”商兑》一文中阐明了晚清以来翻译与外国文学的关系。他不赞成瞿秋白在给鲁迅的信上所说的“中国的言语(文字)是那么贫乏,甚至于日常用品都是无名氏的。”他认为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文化背景,否定其语言是非常牵强而武断的。翻译的难处之一,就是碰到写感情或者感觉的形容词。比如中文里的“愁”字,在英文中就很难找到可以对等替换的词。他认为傅雷一九五一年在《高老头》的《重译本序》中谈翻译是近年来罕见的高论:假如破坏本国文字的结构和特性,就能传达异国文字的特性而获致原作的精神,那么翻译真是太容易了。不幸那种理论非但是刻舟求剑,而且结果是削足适履,两败俱伤。5不过他也赞成“翻译——除了能够介绍原来的内容给中国读者之外—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作用:就是帮助我们创造出新的中国的现代言语。”6
     董桥说话很野,敢言人所不能言,他在《强奸•翻译》一文中对翻译的定义既出人意料,让人觉得太大胆,但又不得不莞尔一笑,觉得这种另类的比喻特别贴切:翻译只有两种:好翻译和坏翻译之分。好的翻译,是男欢女爱,如鱼得水,一拍即合。读起来像中文,像人话,顺极了。坏的翻译,是同床异梦,人家无动于衷,自己欲罢不能,最后只好“进行强奸”,硬来硬要,乱射一通,读起来像鬼话,既亵渎了外文也亵渎了中文。7
     董桥坦言自己为文一向很认真,也很辛苦。他认为:“写作如练琴,非日日苦练数小时不足以言‘基本功夫’;无基本功夫者,虽情感如水龙头一扭而泻,究无水桶盛水,徒然湿漉漉一地水渍耳。”8 写文章如此,翻译也是如此。董桥不只一次提到翻译的难处,他将翻译比喻为写灯谜9,说翻译是一件左右不讨好的差事。从几句诗、一个短篇、一则新闻的译文,有翻译知识的人或许可以在瞬间辨别出译者技巧的高低;可是面临一部全集的译文,读者除了要注意译文的文字,更不可以忽略译者对原作者的著作背景和人生哲学的研究。10每一个翻译家都应该由教育部颁发一个“最佳勇气奖状”。11
     然而董桥就是一个这么有勇气的人。他致力于文字的研究,虽然多年旅居国外,但还是心系祖国的文化传承。看到汉字在翻译的过程中受到了扭曲,变得累赘,他十分的忧心。他时刻关心时政,对一些政论文翻译的不妥之处提出了不少真知灼见,写出了《房屋署的应用文》、《董建华的辞职信》、《港督回董建华的信》等精辟的文章,让人感叹原来也可以这么翻译!他对待翻译严谨的态度,他不浮、不躁、不怕的生活态度,为当今身处喧嚣浮华人世的译者树立了良好的榜样。
 
李文婷 四川外语学院
 
 
 
参考文献:
1 陈子善编,《董桥文录》,成都:四川文艺出版社,1996年,第422页。
2  董桥著,《文字是肉做的》,上海:文汇出版社,2005年,第4页。
3  董桥著,《文字是肉做的》,上海:文汇出版社,2005年,第38页。
4  董桥著,《文字是肉做的》,上海:文汇出版社,2005年,第66页。
5  陈子善编,《董桥文录》,成都:四川文艺出版社,1996年,第121页。
6  陈子善编,《董桥文录》,成都:四川文艺出版社,1996年,第113页。
7  陈子善编,《董桥文录》,成都:四川文艺出版社,1996年,第239页。
8  董桥著,《这一代的事》,台北:台北圆神社出版社,1986年,第231页。
9  陈子善编,《董桥文录》,成都:四川文艺出版社,1996年,第14页。
10  陈子善编,《董桥文录》,成都:四川文艺出版社,1996年,第95页。
11  陈子善编,《董桥文录》,成都:四川文艺出版社,1996年,第79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