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内容
产品类别 / CATEGORY
联系我们 / CONTACT US

北京译海腾飞翻译有限责任公司

联系电话:010-81534401,65677906

公司传真:010-65677906

项目经理:13241835386

联系信箱:81534401@163.com

联系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南郎家园1号大北写字楼512室(国贸桥东南角,紧邻招商局、海航大厦)

邮政编码:100022

公司网址:http://www.bjyhtf.com

新闻资讯
卡尔维诺:翻译是阅读文章的最好方式2
编辑:北京译海腾飞翻译公司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7-20


卡尔维诺 谈翻译


翻译是阅读一篇文章最好的方式,我相信这已经是老生常谈了。但我还想补充一点:对于一个作家来说,阅读自己作品的译文并且进行反思,与译者沟通交流,不失为一个更深入理解自己作品的好方式。 以上观点是基于从意大利语翻译至英语而言,我还要明确两点:第一,当翻译的语言与被翻译的语言有一定的相似之处时,我刚才所描述的因翻译而产生的问题会显得更加严重。意大利语和英语之间的差别实在太大了,以至于翻译就好像重新创作一部作品一样。当复制原作的意图没那么明显时,译作便能更好地抓住原作的中心思想。当我读我的文章的法语译本时,我所提到的读译作时产生的苦恼之感便更加明显。在这种情况下,原作的中心思想就被不知不觉地扭曲了。更不要说西班牙语译文了,其中每一句话都可以按意大利语原文的格式照搬上去,但意思有时却恰恰相反。在英语译文中,有些地方会与意大利语原文不同。看译文时,我会有一种“我一点儿也不了解我自己”的想法。当然,有时也因为语言的转换产生一种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。 


另外一点,以上所述的问题并不仅仅在意大利语转换成英语时才出现。我不希望让意大利语背上复杂难译的罪名。连看起来似乎容易翻译的英语,也要求译者有与生俱来的翻译天分。


从一种语言转换到另一种语言,对译者的要求不仅仅是精通语言(两种语言全都包括在内),还要求译者了解如何将语言潜藏的意思相互转换。


我认为作者与译者之间应该是合作关系。这种合作首先是基于译者向原作者所提的问题之上的。在这之后,原作者才能用他有限的对另一种语言的了解对译文进行适当的修改。一个不会提出问题的译者,就不是一个好的译者。我对于一个译者的水平高低的评判,基本是取决于他提出的问题的质量高低。 


另外,我也相信在原作者与译者的关系中,出版社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。翻译作品并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能完成并且送去印刷的东西。编辑所做的工作是外人所看不见的。但是,如果有编辑的加入,那么作品就能以一种更好的方式呈现。相反的,如果没有编辑的加入,正如现在意大利和法国的普遍情况一样,作品就被毁了。当然,也存在另一种情况:编辑把译者精心完成的作品给毁了。但是我相信,一个出色的译者非常希望有一个人将原文和译文对照,一字一字地检查译作的问题,并且跟他讨论这些问题。 


有些问题是在任何一种语言的翻译过程中都会遇到的,而有些问题却是只有在翻译意大利作家作品时才会碰到的。这得从意大利语写作者的角度去思考,他们用自己的语言写作时也会遇到一些问题。写作对于他们来说并非出于自然,写作与口头表达之间毫无联系。经常与意大利人相处在一起的外国人会发现:我们不会结束一个句子,总是把话说到一半就停下了。或许,美国人很难发现这一点,因为美国人也喜欢讲断句,喜欢用没有实意的感叹词和习语。但如果遇上那些讲话有始有终的法国人,总是把动词放在结尾的德国人,或是说话很有特色的英国人,我们就会发现意大利人在日常生活的口头用语中倾向于慢慢结束,如果你想要把这些口头用语转化成书面用语的话,你可能就需要用一连串的省略号。而在实际写作中却需要作者将每一句话都写完整,所以对于作者来说,用到的表达方式就是与日常生活用语完全不同的一种语言了。他们需要写出一些表达某些意思的完整句子,这一点是作者一定要做到的:他们写出的句子一定要是为了表达某些观点。


在意大利,不仅诗歌与用词之间有很大关系,在散文写作中也是如此。比起其他伟大的现代文学作品,诗歌是意大利文学最重要的一部分。与诗人类似的是,散文作者也特别喜欢用单个词语或是用小节的方式来写作。如果一个作家并非有意识地注意这种用法,那说明他是用一种本能的爆发来写文章的,就好像诗是自然而然创作出来的一样。 


这个语言的问题已成了我们这个时代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。正因为如此,意大利文学是现代文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它值得被阅读,也值得被翻译成其他语言。因为意大利作家与大众普遍认为的不同,他们从来没感到过快乐和愉悦。大部分的情况下,他们是忧郁的但有着讽刺的天分。意大利作家只能说:为了面对内心的压抑,这个时代的黑暗和人类的普遍状况,他们要继续玩世不恭,继续在世界的舞台上上演一部部讽刺怪诞剧。也有一些作家,他们看似充满活力,但这种活力却有着阴暗的基调,被一种死亡的感觉所笼罩。 


正因为翻译意大利语作品的艰难,这项工作也就成了一件更值得去做的事。因为我们要在无尽的绝望中尽可能地活得快乐。如果世界仍是如此荒谬,那么我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给这种荒谬加上一种格调。(节选)